yabosports

  黑衣魔的疯狂暴行,已激起市民的强烈愤慨和严厉谴责,令市民清晰看到黑色恐怖严重威胁市民生命安全。老伯在抢救期间,“煽暴派”对谴责暴力顾左右而言他,辩称只看到双方“互相打斗”,不知具体情况;“热血公民”组织主席郑松泰更直言“当然不会谴责暴力”。老伯伤重不治,“煽暴派”假惺惺默哀,显然只是在作秀,对自己煽暴导致的恶果毫无内疚自责,仍死抱暴力不放。

yabosports

  对市民的无差别暴力乃至夺去市民宝贵生命,任何具有起码良知的人,都会摒弃其特定政治立场,强烈谴责抵制暴力,但“煽暴派”依然故我,不仅不与暴力切割,反而颠倒黑白地抹黑特区政府,其心可诛!

  黑衣魔的疯狂暴行,已激起市民的强烈愤慨和严厉谴责,令市民清晰看到黑色恐怖严重威胁市民生命安全。老伯在抢救期间,“煽暴派”对谴责暴力顾左右而言他,辩称只看到双方“互相打斗”,不知具体情况;“热血公民”组织主席郑松泰更直言“当然不会谴责暴力”。老伯伤重不治,“煽暴派”假惺惺默哀,显然只是在作秀,对自己煽暴导致的恶果毫无内疚自责,仍死抱暴力不放。

  对市民的无差别暴力乃至夺去市民宝贵生命,任何具有起码良知的人,都会摒弃其特定政治立场,强烈谴责抵制暴力,但“煽暴派”依然故我,不仅不与暴力切割,反而颠倒黑白地抹黑特区政府,其心可诛!

  随着香港区议会选举的临近,黑衣魔的凶残、泯灭人性令市民愤恨,“煽暴派”也担心黑衣魔闹得太过分,令其失分,才会上演杀人凶手为死者“默哀”的一幕,“煽暴派”当香港市民都愚昧无知、任其欺骗吗?

  一名70岁的清洁老伯在上水街头被黑衣魔飞砖打头、抢救无效身亡。“煽暴派”政客在立法会内提议为老伯默哀3分钟,却拒绝谴责黑衣魔的暴力。黑衣魔滥杀无辜市民,以私刑对待不同意见者,造成这种暴力泛滥的局面,根本就是“煽暴派”煽动、纵容的恶果。清洁工老伯遇袭身亡,“煽暴派”就是最大黑手。他们担心因包庇暴力遭民意唾弃,在区议会选举失利,才惺惺作态为清洁老伯默哀,更暴露其虚伪冷血,用市民的宝贵生命谋取他们的政治利益。



  11月13日香港上水港铁站外,70岁的清洁工罗伯在清理路面时被暴徒用硬物击中头部,伤情危殆,于14日晚间救治无效死亡,成为“修例风波”以来第一位被暴徒伤害致死的无辜平民。有香港市民在罗伯遇难地张贴“沉冤待雪”“严惩暴徒”标语,不少路过的市民送上黄白两色菊花。香港《文汇报》发表评论指出:“煽暴派”就是谋杀市民的最大黑手!评论摘发如下:

  对市民的无差别暴力乃至夺去市民宝贵生命,任何具有起码良知的人,都会摒弃其特定政治立场,强烈谴责抵制暴力,但“煽暴派”依然故我,不仅不与暴力切割,反而颠倒黑白地抹黑特区政府,其心可诛!

  对市民的无差别暴力乃至夺去市民宝贵生命,任何具有起码良知的人,都会摒弃其特定政治立场,强烈谴责抵制暴力,但“煽暴派”依然故我,不仅不与暴力切割,反而颠倒黑白地抹黑特区政府,其心可诛!

  对市民的无差别暴力乃至夺去市民宝贵生命,任何具有起码良知的人,都会摒弃其特定政治立场,强烈谴责抵制暴力,但“煽暴派”依然故我,不仅不与暴力切割,反而颠倒黑白地抹黑特区政府,其心可诛!

  “修例风波”导致暴力不断升级,愈演愈烈,正是“煽暴派”一手造成的恶果。黑衣魔四处纵火、砸毁港铁、污损国徽国旗,视法治如无物,全港齐声谴责黑衣魔暴行,“煽暴派”竟然为黑衣魔百般开脱,说黑衣魔所针对的“只是死物”,更将黑衣魔形容为“义士”,毫不掩饰地美化、纵容黑衣魔犯罪,助长其嚣张气焰。

  随着香港区议会选举的临近,黑衣魔的凶残、泯灭人性令市民愤恨,“煽暴派”也担心黑衣魔闹得太过分,令其失分,才会上演杀人凶手为死者“默哀”的一幕,“煽暴派”当香港市民都愚昧无知、任其欺骗吗?



  11月13日香港上水港铁站外,70岁的清洁工罗伯在清理路面时被暴徒用硬物击中头部,伤情危殆,于14日晚间救治无效死亡,成为“修例风波”以来第一位被暴徒伤害致死的无辜平民。有香港市民在罗伯遇难地张贴“沉冤待雪”“严惩暴徒”标语,不少路过的市民送上黄白两色菊花。香港《文汇报》发表评论指出:“煽暴派”就是谋杀市民的最大黑手!评论摘发如下:

  对市民的无差别暴力乃至夺去市民宝贵生命,任何具有起码良知的人,都会摒弃其特定政治立场,强烈谴责抵制暴力,但“煽暴派”依然故我,不仅不与暴力切割,反而颠倒黑白地抹黑特区政府,其心可诛!



  11月13日香港上水港铁站外,70岁的清洁工罗伯在清理路面时被暴徒用硬物击中头部,伤情危殆,于14日晚间救治无效死亡,成为“修例风波”以来第一位被暴徒伤害致死的无辜平民。有香港市民在罗伯遇难地张贴“沉冤待雪”“严惩暴徒”标语,不少路过的市民送上黄白两色菊花。香港《文汇报》发表评论指出:“煽暴派”就是谋杀市民的最大黑手!评论摘发如下:



  11月13日香港上水港铁站外,70岁的清洁工罗伯在清理路面时被暴徒用硬物击中头部,伤情危殆,于14日晚间救治无效死亡,成为“修例风波”以来第一位被暴徒伤害致死的无辜平民。有香港市民在罗伯遇难地张贴“沉冤待雪”“严惩暴徒”标语,不少路过的市民送上黄白两色菊花。香港《文汇报》发表评论指出:“煽暴派”就是谋杀市民的最大黑手!评论摘发如下:

  “修例风波”导致暴力不断升级,愈演愈烈,正是“煽暴派”一手造成的恶果。黑衣魔四处纵火、砸毁港铁、污损国徽国旗,视法治如无物,全港齐声谴责黑衣魔暴行,“煽暴派”竟然为黑衣魔百般开脱,说黑衣魔所针对的“只是死物”,更将黑衣魔形容为“义士”,毫不掩饰地美化、纵容黑衣魔犯罪,助长其嚣张气焰。

  一名70岁的清洁老伯在上水街头被黑衣魔飞砖打头、抢救无效身亡。“煽暴派”政客在立法会内提议为老伯默哀3分钟,却拒绝谴责黑衣魔的暴力。黑衣魔滥杀无辜市民,以私刑对待不同意见者,造成这种暴力泛滥的局面,根本就是“煽暴派”煽动、纵容的恶果。清洁工老伯遇袭身亡,“煽暴派”就是最大黑手。他们担心因包庇暴力遭民意唾弃,在区议会选举失利,才惺惺作态为清洁老伯默哀,更暴露其虚伪冷血,用市民的宝贵生命谋取他们的政治利益。

  随着香港区议会选举的临近,黑衣魔的凶残、泯灭人性令市民愤恨,“煽暴派”也担心黑衣魔闹得太过分,令其失分,才会上演杀人凶手为死者“默哀”的一幕,“煽暴派”当香港市民都愚昧无知、任其欺骗吗?

  一名70岁的清洁老伯在上水街头被黑衣魔飞砖打头、抢救无效身亡。“煽暴派”政客在立法会内提议为老伯默哀3分钟,却拒绝谴责黑衣魔的暴力。黑衣魔滥杀无辜市民,以私刑对待不同意见者,造成这种暴力泛滥的局面,根本就是“煽暴派”煽动、纵容的恶果。清洁工老伯遇袭身亡,“煽暴派”就是最大黑手。他们担心因包庇暴力遭民意唾弃,在区议会选举失利,才惺惺作态为清洁老伯默哀,更暴露其虚伪冷血,用市民的宝贵生命谋取他们的政治利益。

  随着香港区议会选举的临近,黑衣魔的凶残、泯灭人性令市民愤恨,“煽暴派”也担心黑衣魔闹得太过分,令其失分,才会上演杀人凶手为死者“默哀”的一幕,“煽暴派”当香港市民都愚昧无知、任其欺骗吗?



  11月13日香港上水港铁站外,70岁的清洁工罗伯在清理路面时被暴徒用硬物击中头部,伤情危殆,于14日晚间救治无效死亡,成为“修例风波”以来第一位被暴徒伤害致死的无辜平民。有香港市民在罗伯遇难地张贴“沉冤待雪”“严惩暴徒”标语,不少路过的市民送上黄白两色菊花。香港《文汇报》发表评论指出:“煽暴派”就是谋杀市民的最大黑手!评论摘发如下:



  11月13日香港上水港铁站外,70岁的清洁工罗伯在清理路面时被暴徒用硬物击中头部,伤情危殆,于14日晚间救治无效死亡,成为“修例风波”以来第一位被暴徒伤害致死的无辜平民。有香港市民在罗伯遇难地张贴“沉冤待雪”“严惩暴徒”标语,不少路过的市民送上黄白两色菊花。香港《文汇报》发表评论指出:“煽暴派”就是谋杀市民的最大黑手!评论摘发如下:

  随着香港区议会选举的临近,黑衣魔的凶残、泯灭人性令市民愤恨,“煽暴派”也担心黑衣魔闹得太过分,令其失分,才会上演杀人凶手为死者“默哀”的一幕,“煽暴派”当香港市民都愚昧无知、任其欺骗吗?

  “修例风波”导致暴力不断升级,愈演愈烈,正是“煽暴派”一手造成的恶果。黑衣魔四处纵火、砸毁港铁、污损国徽国旗,视法治如无物,全港齐声谴责黑衣魔暴行,“煽暴派”竟然为黑衣魔百般开脱,说黑衣魔所针对的“只是死物”,更将黑衣魔形容为“义士”,毫不掩饰地美化、纵容黑衣魔犯罪,助长其嚣张气焰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