唯一yabo

  跟梁龍同一期參加《圓桌派》的還有張亞東,主持人竇文濤談到了“鄙視鏈”的問題,有著圈內權威地位的張亞東感慨:“其實音樂審美隨著年齡會轉變,但其實和弦、音符及音樂風格並不承載你的情緒那個部分,那是你強行賦予他的。所謂的鄙視,所謂的誰比誰高級,不就是一點聲音的震動嗎?喜歡就聽,不喜歡但還是要尊重。”

唯一yabo

  在本季《樂隊的夏天》中刺猬樂隊一戰成名,鼓手石璐曾有句名言:“全國程序員都是子健的同事,因為他老換工作。”因為他一演出就要請假,而程序員又是出了名的忙,這次錄“樂夏”,子健不得已又辭職了,因為公司不准假。這也說明了國內樂隊至少在這個夏天之前的生存狀態:大部分樂手必須兼職搞樂隊。哪怕是冠軍新褲子樂隊,有作品有才華有資歷,主唱彭磊也曾做過動畫、做過廣告,甚至為了省中介費想去中介公司上班。參加節目之前,新褲子樂隊的微博粉絲隻有4萬!於是彭磊屢次調侃“馬東承諾我們粉絲能過百萬”,於是“‘新褲子’今天破百萬粉了嗎”在節目過程中成了網友的流行梗。好在馬東沒有食言,節目火了,“新褲子”粉絲很快破百萬。



  上周,《樂隊的夏天》收官了。於是,在過去一周粉絲們的驚艷、不舍和關注、期待當中,節目又完成了巡演首場官宣、首場預售票1分鐘售罄、巡演第二場官宣、首場線下主題活動官宣……就在這個周末,《樂隊的夏天》第二季海選又正式啟動了!沒錯,“樂隊”一夏出圈了,樂隊火了、演出多了、樂手流量漲了……以前在livehouse演出的“小眾”搖滾樂如今炙手可熱,可搖滾樂迷們正在憂心忡忡地嚴防“飯圈文化”入侵……所以,是時候討論下:音樂的“鄙視鏈”真的存在嗎?

  不僅如此,參加節目的人氣樂隊的檔期幾乎爆了,除節目的巡演,前三樂隊如今手裡的音樂節邀約已經都達到了兩位數﹔品牌或者活動的音樂作品邀請源源不斷﹔好幾支樂隊接到了商業合作、上了時尚雜志封面﹔緊接著就有《一起樂隊吧》《中國樂隊》等節目聚焦樂隊……“樂隊”終於火了!人氣樂隊的樂手們終於不用再兼職了,據悉最近“樂夏”的多支樂隊在音樂節的出場費上身價都翻了數倍,有消息稱“刺猬”的演出費翻了約10倍。

  在本季《樂隊的夏天》中刺猬樂隊一戰成名,鼓手石璐曾有句名言:“全國程序員都是子健的同事,因為他老換工作。”因為他一演出就要請假,而程序員又是出了名的忙,這次錄“樂夏”,子健不得已又辭職了,因為公司不准假。這也說明了國內樂隊至少在這個夏天之前的生存狀態:大部分樂手必須兼職搞樂隊。哪怕是冠軍新褲子樂隊,有作品有才華有資歷,主唱彭磊也曾做過動畫、做過廣告,甚至為了省中介費想去中介公司上班。參加節目之前,新褲子樂隊的微博粉絲隻有4萬!於是彭磊屢次調侃“馬東承諾我們粉絲能過百萬”,於是“‘新褲子’今天破百萬粉了嗎”在節目過程中成了網友的流行梗。好在馬東沒有食言,節目火了,“新褲子”粉絲很快破百萬。

  在本季《樂隊的夏天》中刺猬樂隊一戰成名,鼓手石璐曾有句名言:“全國程序員都是子健的同事,因為他老換工作。”因為他一演出就要請假,而程序員又是出了名的忙,這次錄“樂夏”,子健不得已又辭職了,因為公司不准假。這也說明了國內樂隊至少在這個夏天之前的生存狀態:大部分樂手必須兼職搞樂隊。哪怕是冠軍新褲子樂隊,有作品有才華有資歷,主唱彭磊也曾做過動畫、做過廣告,甚至為了省中介費想去中介公司上班。參加節目之前,新褲子樂隊的微博粉絲隻有4萬!於是彭磊屢次調侃“馬東承諾我們粉絲能過百萬”,於是“‘新褲子’今天破百萬粉了嗎”在節目過程中成了網友的流行梗。好在馬東沒有食言,節目火了,“新褲子”粉絲很快破百萬。

  陳罕罕感慨更多觀眾和平台的關注對整個生態的變化將是全方位的,“首先是硬件,包括好的設備、樂器,還有最重要的軟件:樂隊成員,隻有更多年輕人願意來玩樂隊,這個群體的人才才會越來越多。另外平台和演出機會太重要了,永遠在排練室裡是唱不出去的”。

  跟梁龍同一期參加《圓桌派》的還有張亞東,主持人竇文濤談到了“鄙視鏈”的問題,有著圈內權威地位的張亞東感慨:“其實音樂審美隨著年齡會轉變,但其實和弦、音符及音樂風格並不承載你的情緒那個部分,那是你強行賦予他的。所謂的鄙視,所謂的誰比誰高級,不就是一點聲音的震動嗎?喜歡就聽,不喜歡但還是要尊重。”

  很多資深樂隊對一般意義上評委點評制的選秀性“綜藝”有天然的排斥,在節目中張亞東曾感慨“樂隊,你知道他們多難伺候嗎”,其實搖滾樂本身就是個性極強的文化圈層,“樂夏”節目火了,也不止一次觸及了“音樂鄙視鏈”的問題——就像看劇有“鄙視鏈”一樣,據說聽音樂也存在著所謂“鄙視鏈”:大致就是古典看不起爵士,爵士看不起電音,電音看不起搖滾,搖滾看不上民謠,民謠嫌棄流行,流行又覺得說唱那算歌嗎……

  樂隊的“夏天”來了,江蘇本土樂隊怎麼樣呢?記者採訪了江蘇省目前唯一一支職業的流行樂團“飛揚樂團”團長陳罕罕。他不贊同“鄙視鏈”的說法,“歌劇高級,喜歡歌劇當然很好,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懂欣賞,如果你喜歡聽流行歌曲也沒問題,主要是要存在多樣化多元化的音樂類型給大家選擇”。

  對於“樂夏”促進了整個樂隊生存的狀況這件事他深有感觸,“雖然輻射到全國所有樂隊還沒那麼快,但這是個潤物細無聲的現象。之前《中國好聲音》《歌手》好幾季下來,觀眾從開始隻關注哪個歌手或哪一首歌,漸漸對唱現場、幕后制作等有了審美要求”。

  跟梁龍同一期參加《圓桌派》的還有張亞東,主持人竇文濤談到了“鄙視鏈”的問題,有著圈內權威地位的張亞東感慨:“其實音樂審美隨著年齡會轉變,但其實和弦、音符及音樂風格並不承載你的情緒那個部分,那是你強行賦予他的。所謂的鄙視,所謂的誰比誰高級,不就是一點聲音的震動嗎?喜歡就聽,不喜歡但還是要尊重。”

  樂隊的“夏天”來了,江蘇本土樂隊怎麼樣呢?記者採訪了江蘇省目前唯一一支職業的流行樂團“飛揚樂團”團長陳罕罕。他不贊同“鄙視鏈”的說法,“歌劇高級,喜歡歌劇當然很好,但並不是每個人都懂欣賞,如果你喜歡聽流行歌曲也沒問題,主要是要存在多樣化多元化的音樂類型給大家選擇”。

  刺猬樂隊和偏民謠的“斯斯與帆”合作那一期,老狼擔任嘉賓,他感慨這個合作“還挺搖滾的”,“民謠和搖滾是有所謂鄙視鏈的,我覺得音樂的相互理解和融合是很高的境界”。之前,知名度還算高的“鹿先森”在節目中得到了不算高的打分和評價,最終他們將自己的早早止步歸因於圈子裡的“音樂鄙視鏈”,因為他們是偏民謠和流行的,張亞東也坦言:“在制作人的圈子裡,有人可能覺得,民謠就是土。”現場寫民謠出身的高曉鬆則感慨:“你寫什麼樣的音樂,沒有一定之規,更沒有所謂的鄙視鏈。每種類型裡都有特別好的,也都有‘臭大糞’”。



  上周,《樂隊的夏天》收官了。於是,在過去一周粉絲們的驚艷、不舍和關注、期待當中,節目又完成了巡演首場官宣、首場預售票1分鐘售罄、巡演第二場官宣、首場線下主題活動官宣……就在這個周末,《樂隊的夏天》第二季海選又正式啟動了!沒錯,“樂隊”一夏出圈了,樂隊火了、演出多了、樂手流量漲了……以前在livehouse演出的“小眾”搖滾樂如今炙手可熱,可搖滾樂迷們正在憂心忡忡地嚴防“飯圈文化”入侵……所以,是時候討論下:音樂的“鄙視鏈”真的存在嗎?

  刺猬樂隊和偏民謠的“斯斯與帆”合作那一期,老狼擔任嘉賓,他感慨這個合作“還挺搖滾的”,“民謠和搖滾是有所謂鄙視鏈的,我覺得音樂的相互理解和融合是很高的境界”。之前,知名度還算高的“鹿先森”在節目中得到了不算高的打分和評價,最終他們將自己的早早止步歸因於圈子裡的“音樂鄙視鏈”,因為他們是偏民謠和流行的,張亞東也坦言:“在制作人的圈子裡,有人可能覺得,民謠就是土。”現場寫民謠出身的高曉鬆則感慨:“你寫什麼樣的音樂,沒有一定之規,更沒有所謂的鄙視鏈。每種類型裡都有特別好的,也都有‘臭大糞’”。

  《樂夏》從開播豆瓣7分到收官8.7分,“樂隊”終於一夏出圈了!但其實這個群體生態的改變當然不是一朝一夕就達成的事,摩登天空CEO沈黎暉坦言很多新樂隊之前身價是沒有的,但幾支老樂隊起點已經很高了,據他透露“新褲子”這種級別的樂隊出場費之前達到40萬一場,有人算了筆賬,“新褲子”每年靠音樂節演出收入就可能達千萬。

  對於“樂夏”促進了整個樂隊生存的狀況這件事他深有感觸,“雖然輻射到全國所有樂隊還沒那麼快,但這是個潤物細無聲的現象。之前《中國好聲音》《歌手》好幾季下來,觀眾從開始隻關注哪個歌手或哪一首歌,漸漸對唱現場、幕后制作等有了審美要求”。

  不僅如此,參加節目的人氣樂隊的檔期幾乎爆了,除節目的巡演,前三樂隊如今手裡的音樂節邀約已經都達到了兩位數﹔品牌或者活動的音樂作品邀請源源不斷﹔好幾支樂隊接到了商業合作、上了時尚雜志封面﹔緊接著就有《一起樂隊吧》《中國樂隊》等節目聚焦樂隊……“樂隊”終於火了!人氣樂隊的樂手們終於不用再兼職了,據悉最近“樂夏”的多支樂隊在音樂節的出場費上身價都翻了數倍,有消息稱“刺猬”的演出費翻了約10倍。

  跟梁龍同一期參加《圓桌派》的還有張亞東,主持人竇文濤談到了“鄙視鏈”的問題,有著圈內權威地位的張亞東感慨:“其實音樂審美隨著年齡會轉變,但其實和弦、音符及音樂風格並不承載你的情緒那個部分,那是你強行賦予他的。所謂的鄙視,所謂的誰比誰高級,不就是一點聲音的震動嗎?喜歡就聽,不喜歡但還是要尊重。”

  對於“樂夏”促進了整個樂隊生存的狀況這件事他深有感觸,“雖然輻射到全國所有樂隊還沒那麼快,但這是個潤物細無聲的現象。之前《中國好聲音》《歌手》好幾季下來,觀眾從開始隻關注哪個歌手或哪一首歌,漸漸對唱現場、幕后制作等有了審美要求”。

  在本季《樂隊的夏天》中刺猬樂隊一戰成名,鼓手石璐曾有句名言:“全國程序員都是子健的同事,因為他老換工作。”因為他一演出就要請假,而程序員又是出了名的忙,這次錄“樂夏”,子健不得已又辭職了,因為公司不准假。這也說明了國內樂隊至少在這個夏天之前的生存狀態:大部分樂手必須兼職搞樂隊。哪怕是冠軍新褲子樂隊,有作品有才華有資歷,主唱彭磊也曾做過動畫、做過廣告,甚至為了省中介費想去中介公司上班。參加節目之前,新褲子樂隊的微博粉絲隻有4萬!於是彭磊屢次調侃“馬東承諾我們粉絲能過百萬”,於是“‘新褲子’今天破百萬粉了嗎”在節目過程中成了網友的流行梗。好在馬東沒有食言,節目火了,“新褲子”粉絲很快破百萬。

  最近參加了《圓桌派》的二手玫瑰樂隊主唱梁龍也從側面佐証了這個說法,他坦言之前樂隊的生存狀況並不好,“2008年之前,大多數樂隊在經濟收入上沒見著錢,音樂節隻有迷笛一個”。轉折點發生在2008年音樂節的井噴之后,“音樂節從一個到上百個,改變了這個行業、改變了樂隊的命運,從2008年到現在,我們演出從2萬到4萬、8萬再到10萬、15萬、20萬……”也就是說“樂隊”從溫飽到“出圈”,差不多用了10年。

  跟梁龍同一期參加《圓桌派》的還有張亞東,主持人竇文濤談到了“鄙視鏈”的問題,有著圈內權威地位的張亞東感慨:“其實音樂審美隨著年齡會轉變,但其實和弦、音符及音樂風格並不承載你的情緒那個部分,那是你強行賦予他的。所謂的鄙視,所謂的誰比誰高級,不就是一點聲音的震動嗎?喜歡就聽,不喜歡但還是要尊重。”

  陳罕罕感慨更多觀眾和平台的關注對整個生態的變化將是全方位的,“首先是硬件,包括好的設備、樂器,還有最重要的軟件:樂隊成員,隻有更多年輕人願意來玩樂隊,這個群體的人才才會越來越多。另外平台和演出機會太重要了,永遠在排練室裡是唱不出去的”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